從“四千精神”到“十六字精神”

發布時間:2011-11-10 21:26:34 點擊量: 2368

 

冰球规则 www.ciymf.com 浙商群體支撐浙江經濟飛速發展壯大,并在引領全國民營經濟發展過程中起到極為重要的作用。上世紀80年代初,第一批浙江人來濟南淘金,大部分人就是從街頭的小商販開始干起,憑著智慧和膽略,創造了一個個神奇的“財富童話”,也演繹出非同尋常的浙商精神。

吃苦耐勞

傾力掘出第一桶金

溫州人黃益治就是第一批來濟南“淘金”的浙江人。1982年,年僅16歲的黃益治背著個眼鏡箱子,在濟南人民商場后面的小商品街上擺攤。6年后,黃益治組建了濟南市最大的專業眼鏡企業——濟南茂昌眼鏡有限公司。在浙商群體中,像這樣的傳奇故事并不鮮見。浙江人自己總結的創業心得是“四千精神”:翻越千山萬水,吃得千辛萬苦,說盡千言萬語,想盡千方百計。

“浙商特別務實,能吃苦,不會因為事情難辦就不去做。在他們的眼里,只要能賺錢,再苦再累也照樣去做。白天做老板,晚上睡地板,這就是他們創業的真實寫照。”山東省浙江商會副秘書長徐金榮說,“很多人就是憑著自己的一技之長和刻苦耐勞,比如做木工、開小飯館、擺地攤等,才完成了資本的原始積累。”很多人都說浙江人做生意很厲害,其實這種厲害也很簡單,就是務實,從別人不愿做的小事開始做起。浙江商人吃苦耐勞的程度,有時候簡直就是難以想像的。濟南外海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總經理楊易成深有感觸地說:“當年在全國各地擺修鞋攤的大部分是浙江人,當地人認為這種小錢不值得賺。但事實證明,浙江人偏偏從這種看不上眼的小生意做起來了,成就了今天這樣的偉業。”

事實上,浙商這個群體的崛起,當初大多是被“貧窮”逼出來的。正是因為貧窮,大多數浙商在創業初期主要靠的是苦干和實干。但到今天,當經濟一體化浪潮席卷而至,先入為主的民營機制優勢開始弱化,低價競爭模式不再屢試不爽時,僅靠“四千精神”已很難在市場中占得先機。徐金榮說,浙商精神從來不是靜態的,一直以來,它隨著浙江經濟的發展而發展,隨著經濟環境的變化而變化,隨著市場的演變而演變。溫州曾一度假冒偽劣泛濫,但溫州人能自焚劣質鞋,實施以“質量立市”的第二次創業;義烏市場曾立足于“買全國、賣全國”,但現在它已經成為一個完全國際化的商品城。現在的浙商精神,可以用十六個字概括:自強不息,堅韌不拔,勇于創新,誠信務實。

與時俱進 合力重塑浙商精神

自強不息、堅韌不拔實際上體現了浙商早期“四千”精神的全部內涵。不等不靠,鎖定目標,百折不撓,矢志不渝,仍然是新時期浙江人勇攀現代市場經濟和攻克難關的精神支柱。有一次,山東浙江商會接到一個維權的案子,來人是一位在招遠開金礦的女浙商。工作人員問她:“你老公怎么不來???”“我老公在山西開礦。”這在山東人眼里是很難想像的事情。一個女人,單槍匹馬在外地偏遠的山溝溝里淘金,條件相當艱苦,有時因為利益問題,與當地人發生各種糾紛,人身安全都得不到保障。但,這就是浙商——愿做別人不愿做的事,敢做別人不敢做的事,能做別人做不了的事,可以承受常人難以承受的重壓和辛苦。

浙江民營企業大部分是家族式企業,這種體制對發展初期的民營企業是有巨大推動作用的,但隨著企業規模的不斷膨脹和市場競爭的加劇,只有使民營企業逐步回歸市場本原,以完全的市場經濟主體身份參與國內外市場競爭,才能順利步入依靠品牌與資本運營的現代企業發展階段。完成了最初原始積累的浙商敏銳地意識到這一發展趨勢,并表現出難能可貴的創新精神。

2001年,由浙江的正泰集團和山東魯能集團、英屬倚高智慧公司三家合資合營的山東魯能正泰電子有限公司成立,三種不同機制下的企業強強聯合,在當時被視為一大創舉。1998年,正泰集團董事長南存輝主動提出對家族控股的集團公司核心業務——低壓電器主業進行股份制改造,把家族核心利益讓出來,從原來的10個股東變成108個股東,包括原始投資者、子公司所有者轉換出的股東以及加盟正泰的部分科技人員、管理人員和營銷精英,形成了一個最具代表性的股東大會,同時健全了企業董事會和監事會等,實現了所有權與經營權的適度分離。現在,加上6個子公司,正泰上下共有300多名股東。就這樣,在由家族企業向企業家族跨越的過程中,南存輝的個人股份由原來的100%稀釋到了20%。

誠信務實 敢為天下先

誠信務實也是浙商的突出特點。天橋區招商局局長彭恒信接受記者采訪時說,浙商是最講誠信的商幫之一,他們遵紀守法,有社會責任感,能賺錢也知道為商不僅僅是為了錢,在賺錢的時候要幫助別人賺錢。也正因如此,一些境外銀行、投資公司等喜歡將浙商作為他們首選的合作伙伴。浙江人務實能干,只要有一分錢的利,他們都會不遺余力地去干,從不好高騖遠,從不好大喜功;一切從零做起,一步一個腳印,踏踏實實,一絲不茍。

據搜狐網調查,79%的受訪者認為與商人做生意時,最看重的是誠信;54.4%的受訪者認為目前最成功的商幫是浙商。在采訪浙商時,記者有一個突出的感受,就是浙商事業上的成功與處世行事上的低調風格,形成了鮮明反差。浙商都不喜歡見記者,年銷售幾億幾十億的大公司,老板沒有一篇個人專訪,在浙商中并不稀奇。浙商也不喜歡到公眾場合露面,即使是一些在很多人看來很重要的場合。浙商信奉一條規則:只做不講,或者多做少講。

“哪里有市場,哪里就有浙商;哪里沒有市場,浙商來了就會有市場。”這在很多地方已成為一句“商諺”。“敢為天下先”是浙江在改革大潮中盡顯風流的根本,也是浙江精神的靈魂。過去,無論是晉商還是徽商,本質上都是官商,而現在的浙商都是民商。自強不息、堅韌不拔、勇于創新、誠信務實的新浙商精神,也正是民商的精神。隨著時代的發展,越來越多的富裕起來的浙商主動承擔起了社會責任,把個人與企業的發展融入到社會的發展中,可以說,浙商對中國經濟的發展必將發揮越來越重大的作用。